燃文小说 - 都市言情 - 王妃她不讲武德在线阅读 - 第1163章 绝妙的死法

第1163章 绝妙的死法

        书秀拉过他的手道:“我觉得你也挺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话,莫离是爱听的,虽然他知道书秀可能是在哄他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也觉得自己挺聪明的,但是上次他看到书秀和棠妙心配合无间,把沐云修哄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知道,那事换他来做,肯定会砸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在宁孤舟身边多年,很多事情其实他都没有弄明白宁孤舟为什么会那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宁孤舟那样做了,最后的结果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明白,他听他们的就好,他们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错不了!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他和书秀在一起,他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书秀这样说,是怕他多想,在宽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莫离笑着道:“我知道自己的斤两,等成亲之后,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书秀听到他这话脸微微一红,虽然她和莫离已经定情,但是她脸皮薄,听到这样的话,还是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娇嗔了一声:“谁要嫁给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完欲走,莫离一把将她拽了回来,将她扣在怀里,看着她道:“当然是你要嫁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便低头亲上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直接亲她的唇,怕她不愿意,然后动手揍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秀觉得莫离真是个憨憨,占便宜都占得如此憨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实在是受不了他,踮起脚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莫离的眼睛瞬间就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秀却伸手将他推开些许,轻声道:“想娶我可没有那么容易,你得请殿下来保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得备上厚厚的聘礼!”

        莫离点头: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想好了,把他这些年来存的所有的家底都拿去做聘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秀看到他这样,眼里的笑意更浓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上次棠妙心离开王府后,余下的事情都由她来操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是她最先发现定北王妃要动手,立即就做好相应的布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她让陆闲尘和莫离去救的定北王,以此搏得定北王的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她当机立断和他们一起逃出定北王府,到如今,借着陆闲尘的手,彻底掌控了定北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陆闲尘并不放心,因为这货不是个靠谱的主,给他一点阳光,他就恨不得要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这几天打着陆闲尘的名义,收服了好些定北王身边的将领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件事情进行的还算顺利,她今天跟陆闲尘说让他做定北王的事,其实是在试探陆闲尘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只一试,陆闲尘就开始嘚瑟的要上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陆闲尘这样的状态,如果放在大局定下来之后,他大概率会过河拆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在大局还没有定,得让陆闲尘再栽几个跟头,他才会真正的乖顺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秀之前就和棠妙心商量后,灭了定北王府之后要做哪些事情,才能真正稳定戎州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吸引之前定北王的教训,她们都觉得应该找个没有太多野心,但是能力还不错的人来做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闲尘是个庸才,野心不算大,又是定北王府的世子,他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货时不时会飘,得让他多吃点苦头,长点记性,才能做定北王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还得给陆闲尘配个能力还不错的人辅佐,否则不用多久,戎州必乱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辅佐的人棠妙心还没有找到,书秀需要先把陆闲尘彻底磨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书秀看向远方,轻声道:“殿下,你现在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棠妙心现在日子过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宁孤舟在身边,她连脑子都懒得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每天猫在宁孤舟的身边,吃了睡,睡了吃,几天的时间,生生长胖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沐云修看到她的样子有些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最近都忙得团团转,都瘦了,就她一个人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好不容易把她代入了皇太女的角色,她自己又生生在他面前毁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段时间劳心劳力地梳理着戎州的事务,虽然因为有她的医治,他的身体好了不少,但是他又清减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天拿着新收集到讯息来找宁孤舟议事,就看见她懒懒地在院子里晒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阳光正好,半照在她的身上,她的眼睛微微眯着,打了个大大的呵欠。

        沐云修想起初见她时的样子,她也是有些娇憨的,却和此时的模样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知道,她之前展露在他面前的状态,也不全是骗他的,她的骨子里就透着“懒散”和“娇憨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棠妙心看到他和他打了个招呼:“沐先生又搜集到新的讯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沐云修点头:“定北王妃现在和定北王已经形成对恃之势,相对来说,定北王会弱势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定北王毕竟是戎州的王,他在戎州的呼声还是比定北王妃要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,两波人马在五氓山相遇,他们又打了一仗,定北王败了,躲进了五氓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棠妙心摇头:“定北王不行啊!这已经连输了好几场,再这样下去,怕是会军心尽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沐云修看着她道:“这不是殿下想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棠妙心笑了笑,沐云修问她:“殿下真的决定要扶陆闲尘成为新的定北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棠妙心点头:“他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沐云修想了想后道:“确实,就是他这人带着反骨,做事还不太靠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棠妙心淡声道:“我之前给他下过毒,还有人会教他做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下一仗定北王应该要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时候,我们也得帮他一把,让他来收复整个戎州的乱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沐云修听到这话没忍住又看了她一眼,她刚好又在打呵欠。

        沐云修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棠妙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略有些尴尬地道:“前段时间累得有点狠了,这段时间就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沐云修淡声道:“殿下身份高贵,不必跟我解释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问她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杀定北王妃?”

        棠妙心回答:“姬萌鱼今天一早送来消息,说他想为定北王妃想了个绝妙的死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绝妙的死法?”沐云修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棠妙心摊手:“姬萌鱼没细说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以我对姬萌鱼的了解,这货虽然十分坑,也不靠谱,但是他真要整人的话,也还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