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- 都市言情 - 重生七零辣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- 第18章 就是你推我下的河!

第18章 就是你推我下的河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是苏清绾的堂姐苏晓云,是她大爷爷儿子的女儿,两人年纪相仿,从小就一起长大,两人感情一直很好,不过等到高考的恢复后,却让两人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苏晓云考上高考之后,村里突然出了这么一个大学生,苏家村和苏家自然都很高兴,觉得光耀门楣了,家里可是出了个金凤凰啊,自此之后苏晓云的待遇就和旁人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晓云考上了大学,她们两个的关系也就不如之前了,而等后来自己又嫁了人,两人就更是没了来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一点,苏清绾倒也没多大的怨念,说到底还是自己不争气,没有像苏晓云一样考上大学,要不然自己也能改变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想到苏晓云考上大学这事情,苏清绾现在想来,都觉得有些意外,要知道她可是连高中都没有上完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录取通知书上的名字,的的确确是苏晓云,这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,苏清绾也就只是意外罢了,其余的也就没有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苏晓云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绾不由的想到后来,苏晓云不愿意和自己来往,可现在却又跟自己这么亲热,这多少让她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想到自己的那门婚事,就是苏晓云的父母牵的线搭的桥,她虽然不怨苏晓云,可多少和她没办法再亲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绾不动声色的抽回了手,语气疏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昨天身体不舒服,现在好多了,谢谢晓云姐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苏晓云的笑意一僵,也不知道怎么的,她明显的感觉到苏清绾好像对自己生分了,她心里不由敲响了警钟,刚想开口问几句,就又有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段月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的段月彤,一大早就一肚子的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昨天苏清绾这么一说之后,王丽虽然没说什么,但态度转变的很快,两人同住一屋,可早上她却自己先走了,这让段月彤心里头多少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知青办里,王丽的性格好,跟知青们都混得不错,她的性子傲气,反而交不到几个朋友,现在王丽不和自己走得近了,王丽还能有其他人一块作伴,可自己就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情,让段月彤越想越不是回事,没成想这会儿还碰到了始作俑者,她忍不住就冲上前去,对着苏清绾就大声道:“苏清绾,你赶紧跟我去和王丽解释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段月彤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清绾心里冷笑,她还没去找她的麻烦,这人就自己撞上来了,也好,省得她特意找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段月彤的话,苏晓云是一头雾水,“清绾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姐,前天我掉进河里才没能来上工,那天她也在河边。”苏清绾咬了咬唇,声音柔柔的,眼眶还红了几分,“可我昨天问她,她却死活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苏清绾又对着自己露出了依赖的神情,苏晓云这才松了一口气,她知道这会儿自己一定要帮着苏清绾了,只有这样,自己这个妹妹,才会对自己完全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苏晓云立马对上了段月彤,一口咬定道:“段月彤,你真当自己干的事没人看见?我说奇了怪了,你前天慌慌张张从河边跑来,像是出啥大事。你说,是不是你推我妹妹下河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段月彤一怔,下意识的说话都磕巴了:“你、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胡说什么?你自己干过什么事情,你自己心里没数么!我告诉你,这件事情你别想就这么算了,我全部都看到了,我就是那个目击证人!”苏晓云现在是苏清绾的‘好帮手’,哪怕她其实并没看见段月彤从河边跑来,但是到了这个时候,她想要获得苏清绾的信任,自然也要一口咬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苏晓云这么笃定,段月彤是真的慌张了,她那天跑得实在是太快了,确实没注意到有没有人看到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,段月彤当然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苏晓云不好对付,便对上了在村里一向‘柔弱’的苏清绾,大骂道:“你现在和你堂姐联合起来坑我是吧,苏清绾你自己就是个狐媚子,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得罪的人太多,或者你中午跟谁在河边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才不小心掉进去的,现在却非要把脏水泼我身上,你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清绾微微眯起眸子,立马抓住了段月彤话里的漏洞,道:“段知青,如果不是你在河边的话,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午掉进的河里?这件事情其他人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段月彤怔住了,心里慌乱的不行,声音却是响亮了起来:“我、我不是说了么,我是听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来的?你从谁那里听来的?”苏清绾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,她冷笑了一声道:“段知青,我也不冤枉你,只要你说出来,你从谁那里听来的,咱们去当面对质问个清楚,但凡是我冤枉了你,我和你道歉,可要是你在撒谎,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清绾这番话说的有条有理的,苏晓云在一旁听着,都有些暗暗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个堂妹,性子一向来温柔,跟谁都是好说话的,很多事情都是宁愿自己吃亏,哪里像是现在这般,显然是一定要把这个事情给弄个清楚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晓云不由微微蹙起眉头,她感觉苏清绾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个想法刚落下,苏清绾就红着眼看向了苏晓云,声音更咽了几分,“晓云姐,还好你前天看到了,要不然我真的是吃了这个哑巴亏,你知道么,要不是有人路过救了我,我这条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苏清绾这么说,苏晓云那点疑惑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换做是自己,差点没命的话,肯定要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的,这又不是普通的事情,吃亏就吃亏了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,换做谁都是不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苏晓云就觉得是自己多心了,一定是苏清绾吓到了,才要为自己争一口气的,再看她这么信任自己,苏晓云自然会帮她出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晓云当即对着段月彤厉声道:“我妹妹说的没错,这可是人命!你要是觉得自己被冤枉了,那你就说出来,到底是从谁那里听来的,要不然的话,这事情我们和你没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这么步步紧逼,段月彤顿时方寸大乱,她这会儿凌乱的很,她哪里说得出来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段月彤支支吾吾了起来,“我……我忘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忘记了?我看是根本没有这个人吧,”苏清绾余光瞥到了四周围,上工围绕过来的村民,还有不远处走来的苏成军,她又故意咬着唇道:“段月彤,明明就是你推我进河里的,晓云姐,你都看到了对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晓云立马点头,在村子里长大,她多少学了那些村妇的派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人多了起来,她便朝着四周围的人大声道:“叔叔婶婶们,你们都来评评理啊,这个段月彤,前天把清绾给推到河里了,要不是清绾命大,她就被段月彤给害死了,昨天清绾请假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而且我明明都看到她前天在河边出现了,她还不承认,这个人实在是太恶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清绾是村子里的人,村里人向来团结,而且段月彤在村子里的风评也不是很好,上工总是偷懒,话里话外都瞧不起苏家村的人,大家在这么一听苏晓云说的话,当然是偏向了苏清绾那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纷纷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女知青平常我就不喜欢,干活老偷懒,看到我眼睛都是长到天上去的,没想到心肠还这么黑,这是要杀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呢,我说清绾那么能干的一个小姑娘,从来都不请假的,昨天怎么请假了,感情是被这个恶毒的女知青给推河里了,这事情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清绾啊,你赶紧去跟苏大队说,我们村里的人,怎么能被外面的知青给平白的欺负了,还真以为我们苏家村没人了是吧,这事情换做谁都是不肯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段月彤看到连一道来的知青们,也在人群里对着自己指指点点,她心虚的要命,可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是不能承认,便大声道:“你们都在胡说八道什么,你们都是一个村的,全都是在冤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苏晓云看大家都帮着她们说话,更是来劲,伸出手就去抓段月彤,拉着人就要往村支部走,“你不是说我们冤枉你么,咱们现在一道去村支部,看看到底是不是我们冤枉了你!”